佛日不可说

小姐年六岁,因为命薄兼八字轻,常有鬼狐缠身,于是家里请了一位高僧,常住府里,为小姐诵经驱邪。
小姐:大和尚,我爹说我活不到成年,你说是不是真的?
高僧:小施主福泽深厚,怎可妄言生死?
小姐:我也不信,毕竟我这么聪明伶俐善解人意
高僧:只是小姐要注意-件事。

小姐:难道有什么忌讳?
高僧:不,如果小姐再不好好念书,不好好学女红,恐怕还没成年就会被你家的嬷嬷打死的。

嬤嬤:小姐,你做女红能不能专心一点?小姐:可是你看,那边的和尚总是念经总是念经,我怎么安得下心做女红啊!
嬷嬤:也是,没黑没白地念经,谁受得了, 你等着,嬷嬷去跟他说。
高僧听了之后,竟然难得的觉得有点委屈,于是他去找小姐。
高僧:小施主,贫僧日夜诵经,并不是因为没事做,而是为小施主消灾驱邪的。
小姐:可是,听你一直念那么辛苦,我又不能帮你,根本安不下心做任何事怎么办?

嬤嬤:
高僧
高僧:阿弥陀佛,嬷嬤,你脸红什么?

嬷嬤:大师你还不是一- 样?
嬷嬤:小姐啊,你这一天天的,女红不会做, 书也念不好,除了嘴甜还会干什么?

小姐:我很特别啊!
嬷嬷:你哪里特别啊?
小姐:我特别、特别喜欢嬷嬷你!
嬷嬤:哎呦我的小心肝,晚上想吃什么?嬷嬷给你故!
小姐:所以咯,嘴甜就够了!

小姐:和尚和尚,你跑到哪里去了?
老爷:大师,你不在这些天,小女天天念叨你。

高僧微笑:劳小姐挂心了。
小姐:挂什么,心什么,谁念叨你了!
高僧:那小僧为了赔罪在路上买的玩具,也不用送人了。
小姐:阿弥陀佛,老大老大,没人比我更想你

高僧:哦?那为何小僧走这几日,留的字帖小姐还- 字未动?
小姐:因为好多字都忘了怎么写了。高僧:小姐可以请教老爷,兄长和管家。
小姐:那怎么行,-想到你教我的字不会,我就特别的想你!

老爷:大师?大师去哪啊?
高僧….阿弥陀佛,贫僧还需要修行。
小姐就这么平平安安地长到十四岁,生辰的前友,她特别害怕,抱着高僧的胳膊不撒手。小姐:老大,我是不是快要死了?
高僧:我说过,小姐福泽深厚,如果没被嬷嬤打死,想来是死不了的。小姐:可是我害怕。
高僧:阿弥陀佛,害怕没有任何用处。
小姐:老大,如果我死了,你一定要来看我,陪我说说话,地下想必很黑,我一一个人会害怕。

高僧:… …
小姐:唉,不过还是算了吧。

僧: …为什么?
小姐:我想你在我墓碑前,想想我这么年纪轻轻就死了, 肯定要哭的,你这样一位得道的高僧,哭起来多丢脸啊!
高僧忍不住笑起来,摸摸小姐的头:放心,我不
会哭的。

那一晚,小姐疑神疑鬼到半夜,总觉得一个黑影站在门前。
小姐: …谁?我告诉你我可不怕你啊!我老大很厉害的!上能九天揽月,下能五洋捉鳖,降龙伏虎,斩妖除魔.

黑影…..
小姐:原来,原来是个扫帚,看来和尚说得没错啊,活不到成年什么的,都是骗人的。于是她欢欢喜喜地拥着被,做了一夜美梦。而门外高僧盘膝而坐,周身佛光映亮十步地界,三千恶鬼怨灵不得近,有夜叉痛骂:“汝乃何人?吾等讨前生之债,与尔何干?”
高僧双手合十,微笑:阿弥陀佛,在下是屋内那位小姐的老大。

高僧满身血污,回寺里疗养, 闭门不见客,养就是几年,小姐十七岁那年,终于敲开了寺院的门
小姐:大师,承蒙你关照许多,今天我是来和大师告别的。

高僧:阿弥陀佛,恭喜小姐得遇良人。
小姐:其实我知道,我是无根之命,如果不是大师关照,根本活不到成年的。

高僧:小姐福德深厚,自然逢凶化吉。
小姐:临出嫁之前,我还想问-问大师,如果一位高僧为一个女子驱魔降妖,生死不顾地护她周….子是否应有勇气问一问这佛门中人,这是为什么?
高僧佛爱世人,佛门之人救世,本是分内之事,这缘由何须问呢?

小姐:出家人不打诳语,若我问了,大师答不告?

高僧没有回答,而是离开寺庙,去远方云游,而小姐在第二天的黄昏出嫁,自此持家、生子与夫君琴瑟和鸣,幸福地过了-辈子,八十五岁寿终,出殡之时,正有个年轻的僧人经过,为老夫人诵经超度。
那一日下了很大的雪,僧人闭上眼睛,似乎能听见六十八年前那一位小姐清脆的声音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若我问了,大师答是不答?
“阿弥陀佛。” 他说,“若有一 位高僧为一 个女好驱魔降妖,生死不顾地护她周全, 那应是佛门子弟的本分罢了。可是,我护你十年,皆因浮世三千,只有你在我心上,不可言说。

佛珠坠地,六十八年修行路,渡不了心魔。
也罢。
众人才发现,高台之上, 僧人须发皆白,眉E安详,竟已圆寂。
地下很黑,不知你此时,一个人会不会害怕。

完一